11选5 > 重庆印刷厂 >


  24日上午,广东省公安机关打击假币犯罪“猎豹行动”新闻发布会在惠州召开,2015年9月17日凌晨5时许,省公安厅组织惠州、汕尾、深圳、广州、汕头、揭阳6地公安机关联合开展打击假币犯罪“猎豹”统一收网行动,警方派出400名警力,捣毁窝点2个,缴获2.1亿元2005年版第五套100元面额假币原材料。该团伙2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生产的假币无一流入社会。

  该团伙以各种资金入股的方式参股印假钞,所用母版怀疑是“假币之父”彭大祥流传出来的版本,该人已被抓多年。此外,团伙租场地时,被房东发现他们印假钞,该房东不但不举报,还要求也入股造假币,一念之差,房东变“股东”,也成了犯罪嫌疑人。

  据了解,该案线索涉及粤川两省,其中涉及广东省6个地市,犯罪团伙跨地区作案,“股东”分别在深圳、汕尾、惠州等地来回活动,技术人员为四川、重庆籍人员,日常活动在汕头,制造窝点设在惠州的小金口和仲恺两地。

  据广东警方负责人透露, 该犯罪团伙涉及犯罪嫌疑人29人,犯罪分子以资金、纸张、机器、胶版、场地等多形式入股。造假币团伙在选取印制假币地点时煞费苦心,选取周边环境复杂、来往行人不多、非常隐蔽、不易被发现的五金厂、废品收购站等设立印制窝点。

  造假币团伙原先准备去珠海设窝点,迷信的出资者先咨询风水师,有“风水大师”建议说惠州风水好,利于他们的生意,就将窝点安置在惠州,并且选中了惠州鑫怡五金塑胶制品厂。鑫怡五金塑胶制品厂坐落在惠州市小金口四角楼工业区,附近不仅有金龙国道经过,而且多条高速公路以及铁路在附近,利于事发时逃跑。该厂主要经营喷粉、喷油加工、安防监控外壳、LED灯饰配件及各类五金件加工,平时出入员工仅80名。

  羊城晚报记者昨天获准进入现场看到,窝点设在厂办公室“密室”中,密室门在办公室墙角,只有1.5米高,隐藏在墙面落地书架背后。一般人若不推开书架,根本无法发现这里有一间“密室”,因为密室全封闭,无窗户、不透光,室内四周的墙面都用高级隔音材料制成,外表呈凹凸状,有5厘米厚,外面无法察觉里面的动静。

  犯罪分子警惕性极强,除了高级设施外,在假币印制窝点外面,还设有配备对讲机的暗哨,专人进行盯守,同时在进入窝点的路口安装了摄像头24小时进行监控。而在印刷过程中,犯罪分子进入窝点及返回住地经常都有意舍近求远,确定没有问题才进入窝点或者回到住地。

  密室内随处可见堆叠在地上或散落在地面的假钞,这些假钞未切割且正面图案未印,只完成了7至8道工序。而假钞的生产一般得经过22道或24道工序。

  警方称,按照他们的生产速度,完成这批2.1亿元假钞的生产,只要一星期左右,如果再给三四天,他们就极有可能完成生产,并以每张10块钱的价格销往社会。警方估算,犯罪团伙若将这2.1亿元假币全部出手,可获利达2000万元。

  警方在发布会上称,此前市面上90%的假币,都与“假币之父”彭大详所制作“母版”有关。警方在前几年就已经抓获彭大祥,打掉了假币胶版源头,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假币犯罪势头。但对于彭大祥假币胶版,社会仍然留有一些复制本,依然在危害社会。

  此案假币的胶版是否与彭大祥的假币胶版有关?有警方人士分析,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该案的印刷胶版疑似出自彭大祥之手。在昨天的发布会上,广东公安方面表示,对此正在做进一步的技术分析。

  在该项抓捕行动中,公安机关于9月17日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8名,发布会当天,警方又抓捕到一人,共抓捕29人。其中,该团伙中共有5名技术员工,经调查,这些技术员之前多是在四川、重庆从事印刷工作,有3个还有犯罪前科,这次参与假币犯罪,他们均被许以高额报酬。5名技术员一开工就分别先拿了50万元的预付款,等印制完毕后,可以再拿到40万元,一个星期就能赚到90万元。

  惠州警方人士分析称,一张百元假钞的销售价格是面值的十几分之一,利润是十几倍,因而虽然刑法对制造售卖假币用刑很重,但依然有犯罪分子大胆作案。在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将于今年11月发行2015年版人民币时(新版人民币发行后,旧版人民币将逐步退出流通,犯罪分子手中的旧版假人民币胶版可能将无法再用),为了“物尽其用”,该团伙同时设立2个窝点4台机器,尽可能印制更多假币,进行“最后的疯狂”。窝点老板李某某与其子同是该团伙成员,李某某在组织窝点生产的同时还在为其儿子筹备婚礼,9月17日也是李某某儿子婚礼的日子,李某某当天被抓获归案,儿子连夜逃跑。据广东省公安厅最新消息,24日上午,李某某儿子在汕尾落网。

  此外,朱某某也是“股东”之一,这次犯罪的原材料、耗材等都是他买的。朱某某在仲恺惠环的一个工业区租了一家近两千平米的铁棚厂房当窝点,厂房外围都是凌乱的废品回收站。

  9月15日,仲恺的窝点开始试印刷,却无意间被房东撞见。分外紧张的朱某某,连夜召开“股东”大会,会议决定,派出大股东蔡某某拿20万元做封口费去和房东谈判,同时,朱某某决定该窝点不安全,将所有耗材拉走,终止印刷工作,而两名有前科的印刷师傅选择离开广东避避风头。

  面对20万元封口费,房东略加思考后选择拒绝,但他没有选择向警方举报,而是提出成为朱某某团伙“股东”的要求,选择了“同流合污”,结果也被警方抓捕。 羊城晚报记者 陈骁鹏 实习生 曹燕玲